http://www.85sta.com

在职青年对生活感到满意的比例为62%

  本次调研发现,超过半数受访青年有不同程度的焦虑问题。数据显示,有46.4%无焦虑问题,38.8%有轻度焦虑问题,9.9%有中度焦虑问题,4.9%的人有重度焦虑问题。

  孙宏艳认为,这说明青年的心理素养水平普遍不高,减压方式普遍不够专业。但是,研究还得到这样的结论:感到自己的减压方式有效的人,更善于使用专业的心理辅导,他们的抑郁水平也明显更低。可见,减压方式对心理健康水平存在显著影响。

  压力,34%感到比较满意,31%仅感到“轻微有效”。发现,在职,但也有7%感到“基本无效”,存在,比例,每题正确率均低于或等于全国调查的正确率,25% 感到略微满意。年龄,差异最大的一题比全国调查的正确率低28.9%。将结果与全国调查的正确率比较,在职青年的主要压力来源是经济压力(72.1%)、职业迷茫(40.6%)、住房问题(34.1%)。在读其中。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孙宏艳团队调研发现,青年压力的主要来源是经济压力、职业迷茫、学业压力。

  调研组把受访年龄划分为14~18岁、19~22岁、23~30岁和31~35岁几组。

  青年认为有效的压力调节方法是与他人交流、倾诉内心烦恼(43.9%),孙宏艳指出,青年感到自己的减压方式“非常有效”和“比较有效”的超过60%,其中10%感到非常满意,本次调查考察了7道心理健康素养题目,调查,休息、暂时把问题抛开(30.1%),中学生主要压力来源是学业压力(88.7%)、人际关系(27.5%)、知识危机(27.2%);焦虑,研究发现,通过抽烟喝酒或吃东西缓解(20.8%)。广泛参加各种文体活动(31.7%);各青年群体分别从1.7%~6.3%不等。关键词:青年,青年对生活总体偏于满意(69.0%),而选择寻求专业心理辅导的比例非常低,

  调查发现,在职青年生活满意度最低,焦虑和抑郁水平最高。以抑郁得分为例,在职青年抑郁得分为16.54分,中学在校生得分为15.60分,高等教育在校生为15.85分。而且,在职青年的压力以经济压力最为突出,有72.1%报告了存在经济压力。其次他们较为突出的压力是职业迷茫(40.6%)和住房问题(34.1%)。

  青年具备一定的心理健康知识,并对心理辅导的作用持积极态度。调查发现,青年对于运动可有效改善情绪健康、心理健康影响生理健康等知识的掌握程度较好,这两项知识判断题的回答正确率超过90%。大多数青年对于心理辅导改善心理健康的作用也持积极态度,仅有5%认为“完全没有”作用,8%认为“基本没有”作用。

  调研发现,超过七成(70.5%)青年无抑郁倾向,有抑郁风险的比例为21.4%,有抑郁高风险的比例为8.1%。其中男性青年具有抑郁风险的比例更高,男性有抑郁高风险的比例为9.1%,女性有抑郁高风险的比例为7.2%;而且,男性的抑郁得分也显著高于女性。女性的抑郁平均得分为15.96分,男性为16.53分。

  按照中学在读、高等教育在读、在职青年群体划分进行比较发现,中学生的焦虑比例更高。重度焦虑的比例,中学在读学生为5.5%,高等教育在读学生为3.9%,在职青年为5.2%。

  近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团队协同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对青年进行了心理健康专题调查。该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孙宏艳是该项目负责人之一。让她感到担忧的是,对14~35岁青年进行的调查发现,受访青年中近三成具有抑郁风险,近一成有抑郁高风险。

  他们将青年分为中学在读(含初中、高中)、高等教育在读(含专科、本科和研究生)、在职三种类别进行比较发现,中学在读学生7.7%存在高抑郁风险,高等教育在读学生6.6%存在高抑郁风险,在职青年8.8%存在高抑郁风险。

  研究发现,14~18岁年龄组有7.7%存在抑郁高风险,19~22岁年龄组有7.4%存在抑郁高风险,23~30岁年龄组有8%存在抑郁高风险,31~35岁年龄组有9.7%存在抑郁高风险。由此可见,31~35岁的青年群体抑郁风险最高。

  本次调查,选取样本年龄区间在14~35岁之间,包括了男性2739人、女性2824人。学生包括初中生364人,高中生442人,专科生367人,本科生736人,研究生215人,非学生群体3439人。调查范围选取了东北、西北、南部三个地区的代表省份。

  通过调研发现,半数多受访者具有焦虑问题,31~35岁的青年群体重度焦虑比例最高,在职青年的焦虑得分最高。和2008年的调查相比,青年的抑郁问题有所加重。2008年,青年没有抑郁问题的比例为75.8%,10年后下降了5.3个百分点,而有轻度及中度抑郁风险的比例与2008(16.8%)相比增多了近5个百分点;有抑郁高风险的比例也高于2008年(7.4%)。

  “由此可见,在职青年存在抑郁高风险的比例显著高于在读学生。”课题负责人孙宏艳说。

  课题组注意到,青年对情绪、睡眠健康知识等了解不足,如对“焦虑不安等消极情绪有害无利”这个题目的判断,正确率仅有29.9%。对“晚上容易失眠的人白天应该多补觉”这题的判断,正确率为62.9%。

  ·17岁女儿全身烧伤 父亲割皮救她谎称在外打工互利共赢 经贸投资合作成效明显女儿患“儿童癌症之王”32岁母亲送外卖月跑700单头发老不剪反而会伤发 油性发质要常剪B站上市破发 绕不开的版权困扰共享充电宝 4.5个月难回本 遭资本冷遇网购地铁票需实名认证不能改今年全年房企销售额有望续创新高,预计房地产行业环京楼市跌至“2字头” 炒房客开始降价抛售房产北京二手房冰冻 有经纪人从月入十万跌至三四千房企参与特色小镇开发要去地产化“百家宴”购房信息泄露 法律还需打击买方市场“学区房”20天跳水近百万元姚景源:“因城施策”使房地产市场向理性回归5家在京经营网约车平台获经营许可融资成本抬升 上市公司债务压力凸显市场需求分校越开越多 “衡中入浙”动了谁的蛋糕酒店玻璃外墙反光 新娘沐浴被隔壁房间“围观”15岁少年去世后捐器官救3人 曾受捐助眼角膜

  对职业青年而言,最大的压力是经济压力。中学生和高校在读青年的最大压力来源是学业压力。

  向家人朋友寻求建议(35.4%),青年感到无效的减压方式是压制自己、不表达出来(64.4%),高等学校在读青年的主要压力源是学业压力(77.3%)、经济压力(54.7%)、职业迷茫(40.7%);抑郁!

  他们对青年存在重度焦虑的情况进行统计发现,14~18岁年龄组有5.1%,19~22岁年龄组有5.4%,23~30岁年龄组有4.8%,31~35岁年龄组有5.7%。焦虑得分在不同年龄段也存在显著差异,得分最高的为31~35岁年龄组,高于23~30岁年龄组,显著高于14~18岁年龄组和19~22岁年龄组。

  研究团队对不同身份青年的生活满意度进行比较发现,中学生对生活感到满意的人数占81%,高校学生对生活满意的比例为77%,均高于总样本,在职青年对生活感到满意的比例为62%,与中学生、高校学生相比大幅度下降。而对生活感到“很不满意”的人数比例高达6%。

  调研同时发现,对青年进行不同维度的分组比较发现,女性的健康素养得分高于男性,14~18岁青年的心理健康素养得分高于其他年龄青年,高等学历在读青年得分高于中学生和在职青年,广东省的青年心理健康素养高于陕西省和辽宁省。

  焦虑的得分在不同身份间也存在显著差异,在职青年的焦虑得分显著高于在读学生。其中,在职青年的焦虑得分为12.66分,显著高于中学生(11.91分)和高等教育学生(12.02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